雕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雕版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金银花之争背后的利益影子边沿荚蒾

发布时间:2020-10-19 00:14:21 阅读: 来源:雕版机厂家

金银花之争背后的利益影子

在2003年因非典走红的11年之后,金银花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8月12日,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微博实名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以下简称食药总局),引爆了此次“南北金银花之战”。陆群在微博中称,食药总局,在2005版药典的“金银花更名”过程中,“为利益集团代言”。

随后,包括食药总局、国家药典委(以下简称药典委)、九间棚公司在内的涉事各方均就此事作出回应,相关的报道扑面而来。截至法治周末记者发稿前,相关事态仍在发酵。

虽然南北金银花之争仍旧胜负未明,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看似简单的名称背后,其实潜藏着巨大的利益。

南北方均大力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未找到目前全国范围内金银花种植面积和产值的权威数据,但据记者粗略统计,全国金银花种植面积如今已远超百万亩,相关产值也已超过数十亿。

湖南省隆回县是南方金银花(山银花)最大的主产区,当地特色办党组书记王志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2010年的高峰时期,隆回县金银花干花产量达到1.5万吨,产值超过12亿元。

山东省平邑县则是北方金银花的主产区。据平邑县金银花果茶办公室主任付晓表示,早在2011年,平邑县金银花种植面积已增至65万亩,年产干花1750万公斤,现在也维持着这一产量。

据了解,经过多年发展,平邑县早已形成系统的产业化链条,上游有规模化的农业合作社,中游有大大小小1000多个加工厂,下游则有哈药集团、神威药业、北京同仁堂(600085,股吧)、王老吉等一批知名制药企业。这也让平邑县金银花产值节节攀升,至今已突破25亿元。

当地最大的金银花企业九间棚公司董事长刘嘉坤在被媒体问到“做大正品金银花产业的过程中,能创造多少富翁”时表示,“我希望仅仅是在上游的种植方面,至少要创造500个千万富翁吧!你想想,一个一年几十亿产值的行业,不诞生几百个千万富翁,那就不正常了!”

而在河北省巨鹿县,金银花种植面积也达到了13万亩,涉及农户4.5万,年产干花1200万公斤,总产值14.4亿元。目前,金银花在巨鹿已经形成了生产、销售、加工一条龙的产业链条,成为巨鹿县的经济支柱产业。

更名后相差悬殊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同是金银花,但南北金银花的经济价值却不相同。与北方金银花相比,南方金银花由于花朵密集,采摘成本比北方低3至5倍,亩产量是北方的2至3倍,因此价格也更加便宜。

“北方金银花价格居高不下,南方金银花一度占到了全国金银花市场70%的份额。”隆回县政协副主席夏亦中说。

不过,“现在全县的种植面积不到18万亩,减少了4万亩;年销量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我们的邻居,重庆、贵州、四川、广西的种植区情况也差不多。”夏亦中告诉媒体。

王志勇也告诉记者,目前当地金银花产量已下降到1万吨,产值更是骤降到2亿元。尽管当地也曾试种过北方金银花,但并不成功。

另据报道,2010年以前,隆回一公斤南方金银花的干花可卖220元,湿花也能卖8元,而2013年,一公斤干花最多卖20元,湿花只能卖到0.8元。相比之下,北方金银花不仅市场份额扩大,价格也更加坚挺。

可观的差价也滋生了金银花造假的情况。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以往报道发现,2011年以来,随着金银花价格一路高涨,部分地区的金银花造假现象也愈演愈烈。有媒体在河北邢台就发现,一些药店和商贩将金银花中掺入山银花,以次充好,牟取高利润。

隆回县小沙江镇的药商吴传友也告诉媒体,“区分(金银花、山银花)之后,我们这里产的金银花根本卖不上价”。

是否涉利益输送存疑

由于涉及巨大利益,因此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问题也是此次“金银花更名”风波的焦点。

8月12日,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支部副主任陆群在微博中称,将南方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是药典修订被企业利益绑架,背后是前国家食药监局局长邵明立一手指使的闹剧。

8月15日,陆群再次在《金银花改名闹剧的缘起》一文中,将矛头指向国家食药总局的“腐败”。

“2004年前后,正是食药总局最腐败的时期,也是‘非典’之后金银花价格暴涨的时期,药典委启动了国家药典的修订工作。主管这一工作的是食药总局常务副局长兼药典委副主任委员邵明立(2005年起任局长,后兼任药典委主任委员,山东籍)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药典委副主任委员李振吉(山东籍)。”陆群写道。

不过,被媒体报道多次炒作金银花与山银花区别,以此打压南方金银花价格的山东平邑县九间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否认与原国家药监总局有利益纠葛。

九间棚公司总经理廉士东对媒体表示,2005版、2010版药典的修订,系药典委员会的职权行为,与九间棚公司没有关系。九间棚公司对国家药监局和药典委员会及其领导和工作人员,没有任何公关行为。

同时,药典委中药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屠鹏飞也表示,作为多版药典的修订专家,他认为陆群的说法缺乏事实依据。他表示,对药典做增补或标准修订,需要由多位相关专家组成的专业委员会独立评审确定,其间经历多个环节、程序,是非常谨慎和严肃的,全过程需要三四年。由某位官员一人操控或者被利益集团“绑架”的空间几乎没有。

在屠鹏飞看来,药典中分列金银花和山银花,完全是出于标准的科学性考虑,不应混入地方产业利益之争。

不过也有评论指出,“金银花更名”事件中是否存在贪腐及利益输送,目前不得而知,但举报人提及的“立法腐败”形式值得高度警惕。

保定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检验科

杭州皮肤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治阳痿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