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雕版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石我不会移民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受益者要有担当社会

发布时间:2019-09-30 11:57:41 阅读: 来源:雕版机厂家

王石:我不会移民 我是中国改革开放受益者 要有担当-社会

原标题:“我不移民,我是既得利益者”南都多次对王石以及万科集团进行报道,王石本人也多次接受南都专访。王石他是中国最著名的商人,却不是中国最有钱的商人。他也爱钱,却从未上过任何富豪榜。他创立的公司是全球最大住宅开发商,他却主动远离,游学四方。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很特别。NO.13人物简介王石,1951年生,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1973年转业后曾就职于郑州铁路水电段,1978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给排水专业,本科学历。其后,先后供职于广州铁路局、广东省外经贸委、深圳市特区发展公司。1984年组建万科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任总经理。1988年起任万科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起不再兼任公司总经理。2011年赴哈佛游学,2013年赴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南都是有影响有担当的媒体,祝福南都下一个十八年延续精彩。 —— 王石寄语南都“中国商人,喜欢探险,喜欢大自然”,这是王石对自己的“定义”。63岁的王石,仍有强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以及自省精神和思考能力,却少见岁月痕迹。王石也认为自己特别,“国内和国外都难找到我这样的企业家”。他是全球最大住宅开发公司的创立者。1999年,为了让万科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他辞去总经理一职,远离公司管理层,选择登山探险。2010年,他已完成“7+2”目标———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抵达北极、南极点。至今,他是中国登顶珠峰的最大年龄纪录保持者。作为万科董事长,他不过问公司日常管理,但留下的团队和建立的机制,却让万科保持高速成长。2011年,万科突破千亿规模。这一年,王石开始攀爬另一座“高峰”,到美国哈佛游学。两年半后,又转战英国剑桥。2014年,万科销售规模跨过2000亿。有人问:“王石何时回万科?”他答,“从未离开,何谈回归”?有人换种问法:“会不会复出?”他答:“无论如何不会复出”。按规划,王石的访学最早要到2017年才“毕业”。那时他已66岁,辞去万科总经理后的第18年。12月18日晚,刚从伦敦回北京、还没倒时差的王石接受南都专访。所谈话题从企业管理到人生哲学,从商业价值到宗教科学。“作为一个商人”,仍是他回答问题时的习惯性开头。“人生中最舒适的状态”商人王石来到中世纪小镇剑桥后,漫步美丽的剑河,听大教堂的钟声,说自己体会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好像与牛顿的灵魂为伍”。他说下午四点半的剑河边,落叶金黄,夕阳西下,“你和学者就坐在这聊天,如沐春风的感觉”。王石坦言剑桥的游学生活,是他自深圳创业以来,人生中真正最舒适的状态。这和此前在哈佛形成鲜明反差。2011年,王石到哈佛东亚研究所访学,首先要过语言关,其次是要当个好学生。每天步行上课,晚上回公寓做作业几乎都要熬到凌晨。“太辛苦了,差点就抑郁了”。哈佛之后,王石已可以用英文和教授们讨论哲学话题。熟悉王石的人说,“你可能这辈子不会看到一个如此热爱学习的人”。哈佛游学之后,2013年,王石转战剑桥大学彭布鲁克学院做访问学者,研究方向是犹太宗教和文化。每天做课题、泡图书馆,和导师交流。有了哈佛的基础,少了课程和考试,自然轻松很多。犹太文化在中国人眼中略显冷僻。王石选择研究这个课题,是因为他认为这是触及世界“本源”的问题。“了解西方文化,一般有两个角度:一是哲学,二是宗教。我选择了从宗教入手。而选择宗教就不能离开犹太”。一旦进入宗教话题,王石就很难被打断。他从佛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的异同,一直会谈到宗教的起源、流派和演变。“一般谈宗教,很多人问,你信不信?为什么信?为什么不信?但我不是从这个角度”。刚到哈佛,王石研究基督新教伦理如何影响资本主义精神、二战之后美国宗教信仰的变化等。他还跑去教堂,体验当地人的宗教生活,观察宗教信仰怎样影响生活。“你信神吗?”这是王石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我经常纠正很多问我信仰的人,在西方信仰是很隐私的问题,但我们的文化不这么认为,也不觉得应该尊重。”即便如此,王石并不避谈自己游学前后的变化:“我最初是个无神论者,后来是个科学论者,而现在———我持‘不可知论’”。“对宗教信仰的态度,不置身其中是没有感觉的,很多困惑是无法解释的。”“不可知论者”王石希望通过研究宗教追溯文化根源的计划才刚开始:明年底结束剑桥访学,2016年打算到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研究基督教起源,接着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学研究伊斯兰教,至少到2017年才能“毕业”。其实王石一直在寻找自己。财经作家吴晓波为王石新书《大道当然》作序,提到中国企业家的身份焦虑。王石对此表示认同,“所谓身份焦虑,对我们来讲,就是不确信,没有安全感”。海外游学,也是王石寻找答案的过程,“寻找自己的身份定位,你是谁?”一方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商人地位,另一方面是这个传统中商人与官员之间的关系。“我这个商人到底是什么?我们是否具独立人格?所以,不焦虑才怪!”在哈佛,王石修了一门课,中国传统哲学。“我觉得我不了解中国,出国后越发觉得不了解,尤其不了解我们的过去,不了解先秦诸子,不了解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甚至把哈佛教授请到中国,为万科员工讲课。“你说我出国后学什么?恰好是倒过来,(传统文化)里面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我们的问题是,把过去割断了,而割断的主要是那些好的东西,至于不好的东西,想割也割不断。”在他的新书结尾,王石写到要开放自己,接纳新事物,“人生60,才是开始”。状态最好的万科1999年,王石辞去万科总经理职务时48岁,正是年富力强时。辞职的原因,王石的解释是,深感传统文化中的“人治”、“领袖式的管理”与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不相容。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王安电脑,几乎与苹果公司齐名。但1992年,其创始人王安去世后两年,公司宣告破产。“过了20年,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王安电脑,而苹果已是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现代企业制度,一直是王石信奉和推崇的。“万科信奉的是团队化、制度化、透明化,淡化个人角色。你亲力亲为,你是创始人,又年富力强,你在那里,就不可能淡化,所以唯一的方法是远离它。”辞去总经理的第一天起,王石不再介入万科具体事务的管理。时间多了起来,他开始探险,登最高峰、飞滑翔伞、玩帆船、划赛艇,他提到《海底两万里》、《鲁滨逊漂流记》这些书对他的影响,也承认“当然还有英雄主义情节”。王石的这种抽离,业界一开始难以理解。“当时观点分两种,一种认为很可惜,认为如果我不是过早退出公司管理,万科可能更好,好像我是自废武功;另一种声音是觉得我企业玩不下去了,靠登珠峰来出名”。“哪有这么出名的企业家去登山送死的?”王石自嘲。“有段时间,只要我一进山,万科股票就会微跌,一出山,万科股票就会恢复。这说明股民还是有疑虑的”。直到2003年王石登珠峰时,事情才发生了变化。“登珠峰时股票没掉,登珠峰回来股票还往上升,说明股民已适应了”。至今,王石仍然是登上珠峰的最大年龄纪录保持者。“不是公司离不开你,是你离不开公司。很多企业老总觉得忙不过来,我想总有一天,你是要离开的,因为一个人的工作周期是有限的,生命是有限的。当我不在,公司仍然运转得很好,才更能显示出我的成功”。王石辞去总经理后,一直推动两件事,一是万科成立建筑研究中心,其次是主导推进住宅产业化。“万科的经营规模从我辞职时的几十个亿,到后来突破1千亿,到现在两千亿,我都没有管,都是团队(的功劳),跟我没有关系”。王石认为,作为万科董事长只干三件事:战略、用人和担当。在他此次回国前一周,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北京万科总经理毛大庆确认从2015年起赴任万科北京区域首席执行官兼北京公司董事长。原北京区域首席执行官丁长峰接任分管商用地产管理部。原杭州万科总经理刘肖接任北京万科总经理。这轮人事变动,照例引发媒体和业界猜测。“这(变动)很大吗?我觉得很正常”,王石说,“或者说,这和万科以往的调整比变动是挺大的,但没有任何人辞职离开”。2011年,万科执行副总裁徐洪舸、副总裁肖楠一起辞职创业。王石坦承,这是万科近年来影响较大的一次人事变动,但“一个成熟的公司应该有这种调整”。王石透露5年前起万科已着手为转型做准备,但也承认这是“危险的一跳”。“这次人事调整,也体现这样的意图”。王石如此评价万科此轮人事调整,杭州老总刘肖北上,一个原因就是“北京拥有更大的市场,也具有更大的示范意义和影响力”。今年上半年,王石总结说,2013年是发展到第29个年头的万科状态最好的一年。他说,“最好的状态,包括一个团队制度的透明和竞争力”。

英语一对一外教

少儿英语班哪个好

百度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