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雕版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武林至尊心情文字一且听风吟

发布时间:2020-02-10 19:11:53 阅读: 来源:雕版机厂家

他记忆中的夏天,曾是离别的季节。

江水穿城而过,空气厚重而闷热。烈日下的木制小屋变得柔软,散发出苦涩的味道。官道旁,立着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枫树,知了躲藏在其中高歌鸣叫,枫叶不见丝毫摆动,凉爽的微风成为一种奢望,烦躁的心情得不到任何抚慰。

“囡囡,我不想走,一丁点也不想走”,筱枫对她说,“我宁愿每天对着你这只人头猪脑”,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瞟向别处。十四岁的男孩正处于一个别扭的年龄,他不屑于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失落的情绪,无论是喜悦,伤心或者愤怒。

身后,是母亲忙碌的身影,房间渐渐变得空旷,箱子里堆满了衣物。

“如果,你能听懂,该有多好。”

入夜,天边挂着橘红色的月亮。楼下的空旷处或是巷子口,大人们坐在躺椅竹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孩子们你追我跑的嬉戏着。头顶上的银河清晰可见,偶尔有一两颗流星划过,一切看上去平淡宁静,如同往常。

那一年的那个晚上,他的人生从此分崩离析。

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人的生命也不过宇宙尘埃划过苍穹的瞬间,更何况聚散离别,如同变幻的星际,世事无常。

他仍是悠哉游哉的度过了十二年,尽管有些孤独。

十二年来漫长的成长,寂寞如影随形。哪怕此时他正同一大桌子“侠客”吃喝玩乐,这种无所依托的感觉甚至更为强烈,好在他已然习惯。

冷月汐拖着自己的长裙,身边熙熙攘攘着好多人。

她忍不住回首眺望,妹妹站在路口。

透过暮烟,那孩子的眼神,如同没落的阳光,在阴霾的云层中无助摇曳。

只是一瞬,她便不忍再看。

在她尚不知离别为何物的年龄,这种陌生的痛楚硬生生地敲击着她的心脏。一下一下的,直至她坐在轿子里,从心底俯瞰着这人声鼎沸的院子。

“我应该想点别的”,她对自己说,“比如说王爷家的花花世界”,于是,她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描绘着,假山林立,俊俏的丫鬟,以及天寒地冻中,在府门口领粥的乞丐。这些印象无一例外的来源于当时简朴单纯的下人的口中。

她试图鄙视和遗忘自己心里盘桓不去的不舍情绪,她不想因此显示自己的懦弱,即使她离自己的想法越来越远。

那一年,她十六岁未满,他也还不到二十岁。

在冷月汐的童年,她眼里的文徵羽是个虚伪的孩子,阳光可爱的外衣下是狡诈残忍的心。男人是天生的冒险家,在他们色彩斑斓的世界里,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假想敌,他们会把身边的人直接划分成朋友或者敌人,干脆明了。

文徵羽喜欢剑术,而且擅长此道。

文徵羽喜欢捉弄她,把她当做一个孩子。

文徵羽在她挥起拳头之时,立马换做一副惨兮兮的表情,举手求饶。

冷月汐痛恨这样的花花肠子,因此下手之时绝不心软。

“为什么我要嫁给他,我一点也不喜欢他。”冷月汐坐在轿子里嘟囔着。

广州工商税务代办

代理记账委托

深圳注册公司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