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雕版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冬孤岛传奇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9:13:43 阅读: 来源:雕版机厂家

李冬:“孤岛”传奇

(新华全媒头条)李冬:“孤岛”传奇

新华网西藏樟木5月2日电(记者李柯勇、白瑞雪、魏圣曜)如果不是地震,无人知道李冬。

这位36岁的西藏聂拉木县委副书记,只是众多援藏干部中的普通一员,从没想过自己会经历一场惊震世界的大灾难,并当上“孤岛”前线最高指挥官。

困守樟木的5个昼夜中,他的一言一行,事关4250余人生死存亡。

那些阴差阳错,那些惊心动魄,那些艰难抉择,那些果敢担当,成为尼泊尔8.1级强震中一段传奇。

闯入风暴眼

4月25日中午,李冬带几个人来到樟木镇,是为了做规划。对口援藏聂拉木的山东省烟台市计划在中尼边境的立新村打造一个“异国风情度假小镇”。

就在出发前20分钟,窗户玻璃突然开始抖动,“啪啦啪啦”,像风吹纸片一般。五六秒钟后,整个建筑晃了起来。有个妇女吓得动不了,李冬一把拉住她,连拽带拖奔到街上。

满街都是人,妇女、孩子哭成一团。砖瓦飞溅,房屋崩塌。四周大山仿佛遭遇地毯式轰炸,到处都在滑坡。大地的痉挛足足持续了10分钟。

从没经历过地震的李冬很紧张,但他几乎是不加思索地大喊:“我是县委副书记!大家不要慌!”

这个身材清瘦的人平时嗓门不高,在一片嘈杂中很快喊哑了嗓子。他站上一辆大红色的消防车,拿起车载扩音器喊话。

很快,人群向他聚拢,三五百双惊慌的眼睛望着他。

“听我指挥……”他的话被一个跑来报告的民警打断了:1.5公里外迪斯岗村有人被压在了房子底下!

他向9名消防队员发出第一道命令,立即赶去救援。

山城樟木只有一条狭窄的街道,顺着山势蜿蜒而上。必须赶紧把群众转移到开阔地带。李冬在县里分管建设,忽然记起附近要建一个污水处理厂,那里有个六七百平方米的平坝。

他喊:“我去给大家找到一个安全地带。一定要等我!”随即,带着另一名山东援藏干部、聂拉木住建局副局长张世鹏和一名民警匆匆出发。

人群里响起一片掌声。

天空乌云翻涌,眼看暴雨将至。

他边跑边用对讲机沟通镇政府、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了解全镇情况,确定临时安置点,联系救灾物资。

两小时内,80多顶简易帐篷在8个空场地搭起来。按照干部、官兵的指挥,群众排成队,陆续就近转移。

奔跑!奔跑!李冬去学校,去各安置点,去发生险情的山上……他只恨自己没生双翅,没有长8条腿。想向上级求援,通讯信号已断。同时中断的,还有水、电、路。

几个本来要去县城的公安民警,半路遭遇地震,只好返回汇报:樟木唯一的通外道路上,已有多处大滑坡、两处雪崩。

李冬听着,心往下沉——樟木已成地震“孤岛”,而此地再没有比他行政级别更高的官员。

暴雨如注,积水压垮了帐篷顶上的塑料布。

万钧重担压在他的心头。

焦虑,焦虑

下午5点左右,李冬的手机忽然发出短信声。

在其他手机全都陷入静默时,这个声音令所有人惊奇。

援藏前他担任烟台市牟平区副区长时分管外贸,手机长期开通国际漫游,此时捕捉到了微弱的国际信号。信号时有时无,但能发短信。

5点22分,他给聂拉木县委书记王平发出短信:“群众已安全转移,目前确定6人遇难,电话只能偶尔接通,打不出。”

这是樟木“孤岛”第一次通过官方渠道与外界取得联系。

王平迅即来电:你在那里全面负责。

能上不能上也得上了!李冬没有退路。

凌晨,帐篷里烛光摇曳,他难以入眠,又去几个安置点走了一圈。

山野沉寂,除了余震之声,但闻雨声潇潇。人们或卧或坐,很多都没睡。

寂静中危机四伏。李冬最担心两个点:一是镇子高处的帮村安置点。距那里二三百米就是古滑坡带,以前一直有地质裂缝。一旦再次滑坡,直接威胁300多安置群众的生命。

二是镇子下方的边检站。那里有被困在樟木包括旅游者在内的数百名中外人员,一旁便是中尼两国界线的波曲河。大面积山体垮塌极可能形成堰塞湖,一旦垮坝……

李冬想,天亮后还要继续转移部分群众。

新的危机

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人们从各个方位涌向了指挥部所在的海关露天平台。

“那边又滚石头了!”

“有一条裂缝很大!”

人声鼎沸。

各安置点负责人汇报困难:帐篷不够,饮用水不够,粮食不够,煤气站只剩4罐煤气了……

更紧迫的是,镇卫生院收治了15名伤员,其中3人危重,镇上不具备手术条件,而药品只够用3天了。

李冬的应对办法是——集中。把有限抗生素集中给重病号,防止感染。同时,对蜡烛、发电机等物资也集中使用。

发现哄抬物价的苗头。李冬下令:危难时刻大家要同舟共济,食品等生活用品不许高价卖。谁违反禁令,以扰乱公共秩序论处。

他还要做遇难者家属的工作。由于断电,遗体无法冷藏。为防止遗体腐化引发疫情,必须尽快火化掩埋……

尽管忙得没有喘息之机,但这些还不是他最忧虑的问题。

巡查发现,山体裂缝扩大的速度比想象中更快,似乎强震带来的灾难远未终结。他不得不考虑一个大问题:一旦更坏的情况发生,需要大转移,最后一道保障线在哪里?

需要有一块面积足够大的安全地带。

在这喜马拉雅山群峰环绕的局促空间里,有这样一个地方吗?

公安民警洛昆提供了一个线索:步行50分钟,有一个人迹罕至的去处。

“走!”李冬带上三四个人上路了。那里其实没有路,全是茂密的丛林和生满毒刺的植物,陡坡上石块嶙峋。他脚扭了几次,又几次眩晕,只好就地坐下,喘匀了气,再接着走。

当那片空地终于呈现在眼前,李冬心里有了底——这里足够容纳几千人。

他没有料到,一场新的危机已悄然降临。

中午时分,一个叫李强的年轻人来到指挥部,浑身是泥。他是立新村的驻村干部,连滚带爬下山来求援,因为村里物资紧张。

言谈间,李强无意中提到,村里有人收听尼泊尔广播,预测中国时间当天下午3点左右会有一场大的余震。

顿时,李冬警觉起来。

李强说:“来的路上,我发现鸡飞狗跳呢。”

“真的假的?”

“真的,鸡都上树了。”

死亡倒计时

指挥部发生了意见分歧。

有人说,地震预测都是谣言,鸡飞狗跳是迷信。

有人说,如果公布这个消息,容易造成恐慌。

沉吟良久,李冬下了决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下令:下午1点到5点之间,全镇进入紧急状态。此刻,无人意识到,这个命令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

来不及召集会议了,指挥部利用分散在各处的几十部对讲机开会,所有人全部调到同一频率。李冬讲话:“所有人停止活动。公安开始巡逻清查,屋里不许有一个人,街上不许有一个人。”

全镇鸣响警笛,到处有警察呼喊。

群众纷纷躲进安置点,没人高声说话,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惶恐。

自发布紧急状态后的两个多小时,李冬一直站在指挥部平台上,环顾四周山体。各安置点像过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闪过,他想象着灾难临头的景象。

那是他这辈子最漫长的两小时。本以为地震会越来越小,甚至消

自贡大件货运物流公司

成都到山西货运公司

自贡物流

成都运输汽车